侯仲贤:佛祖和耶稣都是世界顶级创意人 - 中国俱乐部门户网 品质生活

TOP

侯仲贤:佛祖和耶稣都是世界顶级创意人
[ 编辑:virgo | 时间:2013-09-25 13:34:44 | 浏览:869次 | 来源:外滩画报 | 作者: ]


  为这次采访,侯仲贤特意挑选了衣服,一身黑,还收拾了办公室。办公室不算大,三面墙的大部分空间都被书柜占据。一进门左边,是一排落地书架,两米多高,主要放他看得最多的摄影书,不少日本和欧美摄影家的集子。另两面书架主要放摄影杂志。书架前的两张桌子,各有一座黑乎乎带褶皱的长形铁块,主人介绍说是 60 年代生产的奥林巴斯音箱。8 层高的 CD 架并未满格。


  影像类图书和 CD 并不让人感觉意外,但窗前的一尊观音像颇吸引眼球,是台湾雕塑家陈绍宽的铜雕。侯仲贤藏有四座观音像,但从来不拜,自己也不知道为何,“只是望着感觉舒服”。观音旁边,腾讯微电影《兄弟》“飞鹰大队”剧照、会跳舞的电动驴、冰岛拍片时带回的陨石 都是工作上值得留念的小物品。办公桌紧挨玻璃窗,上面苹果台式电脑、小叠工作文件、便签条、蓝色卷笔刀等,铺排尚算整齐。每提起外文书籍,他就会在便签条上写下书名递给我。


  从可口可乐大运会、佳能、尼康、益力多,到商场、汽车、饮料、化妆品 这位已掌镜过 200 多条广告片的导演,被业界贴上了“多元”的标签。不过,侯仲贤更乐于拍摄诉诸人性的题材。他曾坦言一则广告短短 30 秒内,要诠释好人的深层感受,难之又难,目前只有国泰航空系列广告片做得恰到好处。


  这种执导趣向与他的阅读经验相辅相成。即使看摄影书,他也更倾向于了解摄影师创作的理念,探讨人性深层的意义。他毫无疑问是荒木经惟的忠实“粉丝”,并专门腾出书架最高的一格,“供奉”了大师 30 多本集子,包括《荒木经惟写真全集》,以及《东京性》、《恋爱关系》等等。荒木的书被置于高处,并非因为不看:“他属于神级的,所以把他的书放在神的高度!”说着,侯仲贤踩着地上一叠杂志,取下画册。提起荒木,通常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的情欲图片,但侯仲贤最钟爱的,却是荒木眼中的顽童——挖鼻屎、翻白眼、荡秋千 小朋友们跳绳,荒木也跳,真正和小朋友疯一块儿,才能捕捉到大量搞怪又自然的瞬间,只有对身边的事散发强烈的热情,才有动力拍出“神级”的作品。侯仲贤说:“看他的书像被吸进去了一样!”


  工作上看视觉类书籍较多,生活中则偏爱看字。近年来,侯仲贤看了不少宗教类书籍,还发掘出许多逗趣的点子。“我喜欢看矛盾性的书。而共通的地方就可以被信奉为真理。2500 年前,耶稣基督和佛祖,一个在西方,一个在东方,照理来说相隔甚远,无法交流,但很多论点相似。例如佛祖讲‘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’, 耶稣也说过类似的话。”侯仲贤左盼佛,右顾神,为的就是瞧瞧几位圣者不同角度之间的共通点和盲点。除了这两个“神”,他也打算给穆罕默德捧捧场,拜读《可兰经》,“看看他们各自搞什么”。“神”是否存在很难证实,“但他们真的很有创意,一定是世界顶级的创意人,这些理论不是这么容易想到的”,侯仲贤说着哈哈大笑。


  CD 架上夹了盒紫微斗数光碟,他还有好几种此类读物,常在家里翻阅,但并不迷信。他在电脑上翻出今年的命盘,照命盘上所列,他必定是追求天马行空之人。从事广告导演 21 载,又偏好读宗教哲学类书籍,侯仲贤感觉紫微斗数还是能判别命运的趋势。可他又矛盾了,“但上帝又告诉你人生是没有安排的,你说是不是会疯了?”


  B=《外滩画报》 H=侯仲贤


  B:你最近买了什么摄影集?

  H:森山大道的影集,其中一本讲花,原价 300 港币,因为他的亲笔签名已飙升至 980 港币,哈哈。在香港柴湾 AO:The Photo Book Center书店购得。我看了他的纪录片,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,经常“煲”(抽)支烟,拿着菲林相机满大街拍,你完全不知道他会拍什么。


  B:除了摄影集,你还看其他视觉类的书吗?

  H:有。我很喜欢收集一套叫 VISIONAIRE 的书。这书很另类,每年出一次,以当年世界艺术或时尚界最火的话题为内容。出版商把书制成艺术品,每一本都很精致,且限量发行。例如,第 38 期“蒂芙尼爱”(Tiffany&Co. Love),在菲茨杰拉德的小说《夜色温柔》中,贴上了各种有关爱的相片或植物标本,全世界只有 4000 本;第 55 期“惊喜”(Surprise),内含 11 小本,集合当时最火的艺术家作品,打开书,会弹出这些作品的纸模型,其中就有蔡国强的“爆炸事件”。我几乎集了 20 年,都上瘾了。经常托香港书得起设计书店订这套书。


  B:你看了不少宗教类的书,最近在看哪一本?

  H:《与神对话》(Conversations with God)。这本书推翻了人们对神的传统认识,否定了地狱的存在,认为神创造人,对人类是全然的爱,不需要惩罚人。有人问,那希特勒在哪里?神说在天堂。书中的天堂只是一种意识,而非一个具体的地方。但荒诞的是,作者还出了其他五六本书,根据这五六本书的水平,他写不出神那样的答案,到底是不是神显灵,信不信就由你了。


  B:这本书已经被你翻得有折角了。

  H:是啊。里面有很多陌生的英语单词,我一开始还看不太懂,只好大量查字典,用铅笔标上中文慢慢看。我还在看《冷西藏,热西藏》,作者冯伟贤,既是香港大学佛学硕士,又是香港目前最大的本土广告公司的 CEO。书里有一个章节讲一名虔诚的教徒,走三步拜一下,五体投地,一路乞讨,走了一年。肮脏和神圣,作者看到了它们的共通点——蔑视世俗。我很喜欢在同一个事物中看到两个极端。


  B:你信佛吗?

  H:我不是佛教徒。我有两位香港顶尖创意人朋友,一人信佛,一人信耶稣,问我你到底信谁,我说不知道,所以这十年猛看书,先选选看。其中一人说,那你永远都不会信教,因为信念永远不能基于事实。“相信”(Belief)和“信念”(Faith)不一样,“相信”要基于事实,而“信念”不用。


  B:那岂不是很盲目?

  H:我也问了同样的问题。朋友反问我“信”字怎么写?“人言”,人讲你信就行,不用根据事实!也许不需要决定信哪个教,无论哪种宗教,给人的信念基本一致。实践起来,方法更重要。从文化的相近度来讲,我更倾向于佛教。


  B:你喜欢同时看几本书?

  H:是的,我同时看四五本书。最近同时在看《近乎佛教徒》,《日本论》,还有马丁·雅克写的《当中国统治世界》。我想了解日本人、西方人和我在香港看中国崛起的不同之处。


  B:你经常去台湾,会淘什么书?

  H:经常买日译中的书。推荐山崎丰子的《生命之人》,她的书虽然很平淡,但让你无法放下。作个对比,看龙应台的书,人物命运起伏,撩人心扉,像浓烈的酒,也好喝,但很有性格,不过,你只会记得某一种感受。但山崎丰子的书很淡然,不由得会代入书中,像更醇的酒,很回味,人物永远活在心里。我们的人生其实很平淡,不会天天大江大海。


分享到: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【评论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留住《名媛克劳斯》 [下一篇]一种艺术方式一种生活方式

评论
称呼:
验 证 码:
内容:

相关栏目

热门文章

·你对“提诺”了解多少?提诺..
·你了解“第三届国际书画艺..
·2013昆明国际创意壁画大奖..
·侯仲贤:佛祖和耶稣都是世..
·黄君壁与中国水墨画
·大千天价背后谁在“大干”
·全国重点美术院校毕业生优..
·北井一夫:忍耐的目光

最新文章

·全国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高..
·关于“选择 艺术 考生 类型..
·全国重点美术院校毕业生优..
·青年艺术家驻留计划启动 美..
·读“赵无极西画讲习班授课..
·你对“提诺”了解多少?提诺..
·罗敏纸本绘画展在今日美术..
·德国美术馆馆长:中国当代..

推荐文章

·大千天价背后谁在“大干”
·“扩张”的雕塑
·北井一夫:忍耐的目光
·黄君壁与中国水墨画
·自然中的图书馆